“老虎院士”马建章: 与虎结缘, 为虎谋生

但两国陆地边境依然存在着铁丝网、围栏等设施,仍是野生东北虎跨境流动的障碍。

“中俄两国不断加强对东北虎、东北豹的跨国界保护,已势在必行。

”基于一系列研究成果,马建章提出了“跨境生态廊道建设”的想法。

这一提法得到了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的认可。

什么是“生态廊道”?马建章解释道:“在中俄两国之间设立跨国保护区和通道,没有障碍和界限,让东北虎不用‘护照’和‘签证’,实现自由‘串门’,甚至‘跨国联姻’,这样才能让东北虎种群繁衍生息。

”每年7月29日是“世界老虎日”。

今年的这一天,首届东北虎豹跨境保护国际论坛在位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东北林业大学召开,来自中俄两国及世界有虎分布国家的专家交流保护东北虎的经验。

中俄两国合作的一项研究发现,第一代雌虎在俄罗斯边境生活,第二代雌虎进入中国边境地带,第三代雌虎继续向中国内陆进发。

“这说明中国生态环境好转了,食物多了,老虎愿意迁居了。

近20年来,中国实施“天保工程”及“野生动物和自然保护区建设工程”以来,东北地区森林恢复,自然保护地破碎化问题得到较好解决。

鹿、狍子、野猪等东北虎食物物种增加,栖息地质量显著改善,自然生态系统完整性进一步提升。

“在中国境内观测到的野生东北虎,2000年全国重点陆生野生动物调查统计只有12到16只。

根据自动相机影像识别技术和分子遗传检测技术,2013至2018年累计观测到中国境内有活动个体57-62只,还记录到9次繁殖记录。

”马建章说,这是不小的突破,在野生东北虎曾一度“绝迹”的小兴安岭,近年也发现了野生虎踪迹。

(小标题)他的理念与世界同频今年9月,马建章卸任了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猫科动物研究中心主任一职。

退休并没有为他的工作画上句号。

每天早上8点,马建章都准时来到办公室,与学生们探讨问题,分析材料……东北虎照片、东北虎书籍、东北虎贴纸……他的办公室里装点着各种虎元素。

有一幅色彩明丽的儿童画,画的是萌萌的东北虎抱着熊猫,他很是喜欢。

马建章说,小时候,他生活在内蒙古,广袤的草原激发了他对大自然的浓厚兴趣。

对老虎最初的概念,来自于儿时母亲常用老虎来吓唬自己。

1960年,从东北林学院毕业后,他留校任教。

没想到,就在这一年,他与野生东北虎有了人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近距离“邂逅”。

马建章回忆说,当时他和几位同事一起上山搞野外调查,他走在最前面,从树缝中猛地看到一束寒光,他与一只老虎恰好四目相对。

他惊叫一声“有老虎”,于是一群人“叽哩咕噜”往山下跑,帽子、饭盒丢了一道。

第二天,他们再上山时,循着先前的脚印发现,他和老虎当时只有30多米的距离。

“东北虎威武勇猛,和东北人性格相仿。

”马建章和东北虎有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20世纪70年代,马建章参与珍稀动物调查。

他意识到,虎处于食物链最顶端,虎的数量代表着生态质量和自然环境的健康程度。

研究老虎具有非同一般的重要价值,马建章决定开启东北虎的研究之路。

“物种是生态系统的基本组成部分。

要想维护生态平衡,首要是保护物种。

”马建章说,“保护野生动物,就是保护人类自己,对这一点我们必须有清醒的认识。

”对于野生动物,马建章主张不能进行绝对保护,而应科学管理、合理开发与可持续利用。

“任何资源不管理,都不能称之为资源。

如果放任动植物生长,会导致一个物种的过度繁殖,不仅让其自身生长空间缩小,一旦超过环境容纳量,整个生态系统将失去平衡,自然环境也会受到危害。

”马建章说,“这是国际科学界的共识。

”上世纪80年代,结合中国特殊的国情,马建章提出“保护、驯养、利用”的野生动物管理方针,他还创立了野生动物濒危物种的管理、生境选择与改良、环境容纳量等科学理论,为中国野生动物管理及自然保护区建设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马院士提出的野生动物保护与管理理念,应该更多地向国内公众普及。

”马建章的学生、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猫科动物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姜广顺说。

几十年时间里,马建章创建了中国野生动物管理学科、中国第一个野生动物资源学院、中国野生动物保护与管理人才培训中心,并编著了中国第一部《野生动物管理学》和《自然保护区学》。

来源: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