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生在俄克拉荷马州类鸦片案中被罚5.72亿美元

该州表示,强生的销售行为所带来的结果是,令人上瘾的止痛药变得供过于求,并因此而造成了“公害”,让许多人的生活因此而遭到颠覆,使得该州损失了127亿至175亿美元。

俄克拉荷马州此前寻求从强生获得超过170亿美元的赔付款。

旗下拥有鸦片止痛药Duragesic和Nucynta的强生否认曾经从事任何不当行为,该公司的律师们对俄克拉荷马州起诉强生的法律依据提出了质疑,此次起诉以一项“公众滋扰”指控为依据。

律师们表示,俄克拉荷马州以前只有在涉及财产或公共空间的纠纷中才会援引这项法案提出起诉。

法律分析人士认为,此次审判是对于大约1900起针对普渡制药、强生和其他类鸦片药物生产商的未决案件来说是一种“试金石”,这些案件已被合并移交给了俄亥俄州北区的一名联邦法官。

有些法律学者认为,这些大规模的类鸦片药物诉讼可与作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时的烟草行业和解协议相提并论。

在俄克拉何马州法庭的审判程序中,亨特辩称强生和其他公司为了追求利润,急于生产一种“神奇的药丸”,而忽视了数十年以来的研究,这些研究表明类鸦片药物是有危险的。

巴尔克曼听取了危机受害者的证词,其中包括一名大学橄榄球运动员的父亲,这名运动员死于吸毒过量。

这些公司“启动了一场愤世嫉俗的、欺骗性的、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洗脑运动,以确立类鸦片镇痛药是一种神奇药物的印象。

“金钱可能不是万恶之源,但金钱可以让人和企业做坏事——非常坏的事情。

“强生则在法庭上表示,其止痛药的营销和推广是“适当的、负责任的”。

该公司提供了来自医生以及现职和前任员工的证词,这些证人表示该公司的营销做法是适当的。

腾讯证券8月27日讯,美国俄克拉荷马州的一名法官周一在该州的类鸦片药物审判中做出了不利于强生公司(NYSE:JNJ)的裁决,责令该强生公司支付5.72亿美元罚款,这是美国首次要求一家制药商为助长疫情负责。

地区法官塔德-巴尔克曼(Thad Balkman)称,类鸦片药物危机是一种“迫在眉睫的危险和威胁”,并指出:“俄克拉荷马州履行了自己的责任,被告方杨森公司(Janssen)和强生公司对类鸦片药物的误导性营销和宣传活动造成了(法律)所定义的滋扰,并发现这些活动损害了数千俄克拉荷马人的健康和安全。

”他还补充道:“具体而言,被告方引发了类鸦片药物危机,这场危机的证据是成瘾率、过量服药致死和新生儿戒断综合征的增加。

”裁决称,强生及其子公司杨森反复淡化类鸦片药物成瘾的风险,它们培训销售代表向医生声称,这种药物的成瘾风险仅为2.6%;如果有医生处方,那么风险还要更低。

另外,开出大量类鸦片药物的医生被定义为“关键客户”。

强生计划对此裁决提出上诉。

这项5.72亿美元的判决涵盖了俄克拉荷马州抗击危机计划的一年成本,但根据俄克拉荷马州总检察长办公室的几名证人提供的证词,抗击危机计划至少需要20年时间来进行实施。

裁决称:“州政府没有提供足够的证据来证明,在第一年之后,缓解类鸦片药物危机将需要多少时间和成本。

”巴尔克曼法官裁定的这笔罚款远远低于俄克拉荷马州此前要求的罚金,因此在裁决宣布之后,强生股价在美股市场周一盘后的交易中大幅上涨了超过2%。

据华尔街投行Evercore ISI的分析师伊丽莎白-安德森(Elizabeth Anderson)称,投资者原本预计强生将被罚款5亿美元至50亿美元。

“无论是从事实和法律来看,杨森公司都没有引发俄克拉荷马州的类鸦片药物危机。

”强生的总法律顾问迈克尔-乌尔曼(Michael Ullmann)在一份声明中说说道。

“我们认识到,类鸦片药物危机是一个极其复杂的公共卫生问题。

我们对每一个受影响的人都深表同情,并正在与合作伙伴联手设法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消息传出后,制药商Mallinckrodt、梯瓦制药公司和远藤国际公司(Endo International)的股价也都在盘后交易中有所上涨。

华尔街投行杰富瑞集团(Jefferies)的医疗保健股票策略师贾里德-霍尔茨(Jared Holz)表示,周一的这项裁决提高了强生股票的吸引力。

他指出:“就像其他人提到的那样,(俄克拉荷马州对强生的审判)只是一个特例。

”在此次始于5月28日并持续了七个星期的庭审中,强生是仅存的被告。

在此以前,奥施康定(OxyContin)的开发商、私人持股公司普渡制药(Purdue Pharma)和梯瓦制药公司都在审判开始前与俄克拉荷马州州政府达成了和解。

这两家公司都并未认曾从事任何不当行为。

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称,巴尔克曼的这项裁决可能会产生广泛的影响,原因是其他州和社区都试图让强生对助长类鸦片药物的流行负责。

在1999年至2017年之间,美国有40多万人死于类鸦片药物的流行。

俄克拉荷马州总检察长迈克-亨特(Mike Hunter)声称,早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强生及其制药子公司杨森就积极向医生推销类鸦片药物,并淡化这种药物的风险。

来源: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