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还在山上 , 薅羊毛的已经把羊皮羊肉剥了几道了

如果大家不健忘,应该还记得2011年的发生的骗子承包厨子施工铁路桥墩工程的事。

吉林省白山市的靖宇县和抚松县境内一段总价值23亿元铁路工程,被分包给一家“冒牌”公司,项目的施工工头为做过厨师、“完全不懂建桥”的包工头。

2009年6月,沈阳铁路局对该项目进行公开招标,中国中铁九局集团有限公司中标后,将这一工程分割为多个标段,分包给江西、湖南、河南、福建的多家建设公司,而其中的江西昌厦建设工程集团公司又将工程分包给几个并无资质的农民工队伍。

曾做过厨师、开过饭店的农民工吕天博对建桥一窍不通,然而在2010年7月,吕天博却签订了一份“施工合同”,带着几十名农民工开始修建“靖宇至松江河线工程”的一部分。

一个总投资23亿元的重要铁路项目,竟被层层转包、违规分包给一家冒牌公司和几个完全不懂建桥的包工头;本应浇筑混凝土的桥墩,竟在工程监理的眼皮底下,被偷工减料投入大量石块,形成巨大的安全隐患。

最令人不解的便是为何会出现“骗子承包、厨子施工”的荒诞局面。

中铁九局三公司的一名王姓负责人则不经意透露了事情真相:“江西昌厦是沈阳铁路局的一个高层领导介绍进来的,你说我们怎么审查。

”其实,这样茄子倒腾出肉的价格的事,历史上屡见不鲜。

我们来看下历史上大清怎么把一百六十万的工程弄到仅仅打点一个人的费用竟然要七十万的程度。

魔鬼藏在细节中,看一下天子脚下的营造工程就知道了。

京城大工程,天子脚下,程序严格吓死人,又是勘估,又是承修,又是监督,法制的阳光普照下,有没有漏洞呢?工程立项,先派勘估大臣,勘估大臣带着随员驾临,煞有其事的指点一番:啊,这个这个,你这个容积率不行啊,普天之下,都是我大清的地儿,别想着少占地多盖楼啊,糊弄的业主住进来都感受不到我大清的阳光雨露啊,这肯定不行,得重新报项目计划书。

怎么可能重新报,会来事的开发商自然心中有数,不是容积率是空的。

是大人装银子的箱子容积率是空的呢。

勘估完了,大爷腰包也满了,满意的走了。

承修大臣来了,承修大臣又派监督,中标的开发商由承修大臣指派工价。

好了,工程完结了,雨露均沾,大家发财:工程款最后是承修大臣得三成,监督得一成,勘估大臣得一成,勘估大臣的随员得半成,两大臣衙门的书吏合计得到一成,经手又得一成,实际到开发商手里只剩下二成半了。

内务府经手工程更黑、更加不可信,最后工程款到开发商手上几乎只剩下十分之一了,而有决定权的太监几乎扒皮了到了工程款的十分之六七。

戊戌年,光绪要到天津检阅新军操演,南苑也预备大阅操,要造营房若干间,报销工程概算一百六十万两,皇上亲临的工程,也敢贪污?必须的啊,其中李莲英一个人竟然独得到七十万两。

这工程最后的质量也就可想而知了。

那么,不上供行不行呢?慈禧太后曾经命令内务府某大臣购买几百盏灯,这个经办的大臣自恃是慈禧的红人,就没有向太监上供,等到灯买回来,管事的太监就故意把灯弄脏了,然后拿给慈禧看:“老佛爷吉祥,您瞅瞅,老佛爷您交办的差事,那位大人给办成这样的。

”慈禧发火,大怒:“把灯给我砸了”随即把几百盏灯都砸了,满地的碎玻璃,这还不算完。

立刻宣经办的大臣过来,命令他一块一块的捡起来碎玻璃,直到捡完为止。

玻璃捡完了,大臣估计也学乖了。

庙穷了,和尚未必穷,偷油的硕鼠到处都是。

羊还在山上 , 薅羊毛的已经把羊皮羊肉剥了几道了

先来看个段子:天堂门坏了,上帝要招标重修。

印度人说:3千元就弄好,理由是材料费1千,人工费1千,我自己赚1千。

来个德国人说:要6千元,材料费2千,人工2千,自己赚2千。

最后中国人淡定地说:这个要9千元,3千给你,3千我的,剩下3千给那个印度人干。

如今,网上的段子,有点像古时候的风闻言事,对操蛋的现实没有办法,只好苦恼人编派个段子笑笑。

生活本身永远比段子精彩,事实远比段子更荒诞。

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这两天,有网友实名举报“河北省张家口市万全区水幕电影项目层层转包”一事在网上热传。

4000万元拍摄了一部30分钟的水幕电影,最后被层层转包,最底层真正干活的倒霉蛋最后十万块的辛苦钱被拖欠,没办法求助于网络,猫腻才被踢开。

一个刚刚脱贫的贫困地区,为了面子不惜血本,这回可真是跌足了面子。

6月25日,记者联系到举报人陈熙时,陈熙:“政府是要做这个事,由严某来操作,严某找到了楚坤,利用楚坤的资质来把钱转出来,然后层层分包,最后对付个活儿交差就完了。

”他表示,自己也是无奈之下,才在网络上公开举报,没想到引起了广泛关注,自己也受到很大的压力,目前项目甲方已经将所拖其欠款项结清,因此,对此事的更多细节不愿再多谈。

陈熙:“我暂时不方便说太多,我现在也受到了人身威胁针对陈某及当前网传的有关项目建设情况的各种说法,昨天晚上,万全区委宣传部主任科员谢峰告诉记者,网传“万全区斥资4000万元拍摄水幕电影项目”的表述并不准确,区财政投入资金3852万元,目前处于审计和验收阶段。

无论是4000万元,还是3852万元,显然都是一笔不小的开销,用来“造景”总让人感觉不太合适。

对于是否存在层层转包的问题,谢峰回应说,根据初步调查,区有关部门主要与项目中标单位进行日常沟通,对其进行监管。

目前包括纪委在内的多部门组成的调查组,仍正在对此事进一步调查。

万全县是该想个万全之策来应对问责了。

来源:http://www.eloqunce.com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