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购巴九灵被两度问询, 全通教育曝出吴晓波频道花40万增粉42万

全通教育也因此被问询,有关巴九灵“服务内容属于职业教育领域”的表述是否准确。

尽管如此,全通教育在回复中还是表示,吴晓波频道虽具备营销功能,但有别于普通“营销号”。

巴九灵所运营的主要泛财经社群规模均实现了持续稳定增长,为其未来业务的开展与开拓奠定了用户基础。

除依托线上的知识付费业务外,巴九灵包括泛财经知识传播、企投家学院、新匠人学院等在内的各业务板块产品均具有明确的目标用户群体和较为突出的市场独特性,并形成了一定的头部效应和核心竞争力,能够吸引和满足众多企业的转型升级需求,和广大新中产、企业管理人的知识提升需求,其持续盈利能力不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全通教育的回复是否能消除深交所疑虑?且待深交所进一步的消息。

收购巴九灵被两度问询, 全通教育曝出吴晓波频道花40万增粉42万

4月15日,针对二度问询,全通教育就“有关巴九灵‘服务内容属于职业教育领域’的表述是否准确”等问题作了42页的回复。

回复公告表示,巴九灵主营业务均围绕教育培训展开,符合“服务内容属于职业教育领域下的企业定制化培训和个人综合素质培训”的表述,“吴晓波频道”有别于普通“营销号”。

事起于3月,昔日妖股全通教育发公告称,将15亿元收购财经作家吴晓波创办的杭州巴九灵96%股权。

消息出来后,不仅引发外界讨论,更引起深圳证券交易所的高度关注。

从3月至今,全通教育已被深交所两次问询并两度长文回复。

吴晓波不炒股吴晓波频道上A股 图-1

4月18日,全通教育以8.21元/股收盘。

截图自东方财富网值得关注的是,关于“巴九灵持续盈利能力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这一问题,全通教育再次回复中提到,巴九灵在 2017 年和 2018 年均为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采购了外部增粉服务,仅2018年产生的费用账面就约41万元,而采购产生的用户占全年累计新增关注用户的36.45%。

但却表示巴九灵持续盈利能力不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因此,全通教育被网上调侃“‘深恋’吴晓波,40万‘买粉’我也中意你。

”再被问动机 全通教育回复暴露其困境3月18日,全通教育发布关于重大资产重组停牌公告,标的公司杭州巴九灵的核心资产即为自媒体“吴晓波频道”及相关业务。

不过,此次收购事件中,巴九灵被全通教育视为一家职业教育公司。

全通教育的二次回复曝出更多与吴晓波的关联事件,自身困境也展露无遗。

主打教育信息服务的全通教育2014年在深交所上市,2015年5月股价曾连连上涨,一度以467.57元的股价创下“股王”神话,但此后跌下神坛。

2017年,全通教育实际控制人陈炽昌、林小雅夫妇还曾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股价也一路走低。

2018年全通教育股价长期在10元以下。

经历过大起大落、风波不断的全通教育早已落下一个“妖股”之名。

巴九灵的“吴晓波频道”此前的公众印象是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打造的财经自媒体。

在4月7日第一次被深交所问询时,全通教育在回复中称,本次交易的主要目的是以标的公司在职业教育领域的核心竞争优势弥补上市公司在职业教育领域的专业建设及产教融合方面的不足,更好地将业务扩展至职业教育领域;本次重组不存在炒作股价的情形。

但4月9日全通教育再次收到深交所问询函,又被问及此前吴晓波牵线帮助陈炽昌融资的背景、动机,以及是否涉及到本次重组交易的谈判、筹划。

对此,全通教育回复称,陈炽昌2019年1月将股票质押给杭州蓝狮子主要是为解决个人资金困局,质押所融资金主要用于偿还债务,与本次重组事宜无关。

2018年10月-12月期间,二级市场持续下行,全通教育股价下跌,陈炽昌个人股份质押比例较高,面临质押到期或补仓需求。

因场内质押融资渠道受限,其本人无法全部解决资金需求,从而寻求包括场外质押在内的其他资金筹措渠道及方式。

鉴于陈炽昌与吴晓波彼此相识且对教育有共同的兴趣,在此情况下陈炽昌向吴晓波咨询是否可推荐融资纾困渠道,请其协助纾解个人资金困局,但该请求并未与重组事项挂钩。

而吴晓波方面作说明称,陈炽昌因资金需求曾与吴晓波协商,鉴于这是一个普通的质押贷款,吴晓波牵线由蓝狮子与陈炽昌协商融资事项。

考虑到全通教育当时的股价处于历史较低位、二级市场整体低迷,并认可其发展方向,蓝狮子经由股东大会审议并通过融资事项,此次融资事项不涉及本次重组交易。

截图自全通教育2018年度业绩快报。

吴晓波就是一个小丑吴晓波频道上A股 图-2

截图自全通教育2018年度业绩快报。

全通教育2月发布的2018年度业绩快报显示,全通教育营收约8.33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9.17%;营业利润-5.88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607.3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21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037.51%。

亏损原因是对继教网等计提商誉减值准备6.43亿元。

可见,全通教育的发展不甚理想。

因此,此次重组事项除了全通教育自称的弥补在职业教育领域的不足外,还被指是吴晓波及其一致行动人为解决机构股东退出问题的一次借壳上市行动。

去年超36%“新粉”靠买 巴九灵盈利不需忧?当红财经自媒体“卖身”给尚在困局之中的全通教育,里面有太多外人想看的故事。

随着深交所一而再的问询,巴九灵的更多信息也随之被公布出来,光鲜外表下的一些问题也暴露出来,如去年新增公众号关注用户的36.45%为采购增粉服务而来。

来源: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